中国经济大讲堂|地区间发展潜能差距明显,抓住这些机遇就可能实现“鲤鱼跳龙门”!

来源:中视金桥

首页>最准排五专家预测>中国经济大讲堂|地区间发展潜能差距明显,抓住这些机遇就可能实现“鲤鱼跳龙门”!

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其中的不平衡不充分在区域经济发展方面体现尤为明显。由于自然、地理和社会历史等多重原因,不同区域间的差距依然突出。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中究竟还存在哪些具体问题?解决起来又面临怎样的困难?《中国经济大讲堂》邀请知名经济学家范恒山教授,为您全面解析。

     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其中的不平衡不充分在区域经济发展方面体现尤为明显。由于自然、地理和社会历史等多重原因,不同区域间的差距依然突出。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中究竟还存在哪些具体问题?解决起来又面临怎样的困难?《中国经济大讲堂》邀请知名经济学家范恒山教授,为您全面解析。

   嘉宾简介

20181017103508.jpg

      范恒山,知名经济学家,国家发改委原副秘书长,中国区域科学协会名誉会长,中国区域经济学会顾问。主持过一系列国家重大区域发展战略政策文件和实施方案的研究制定,提出了一些重要的区域发展理论观点和政策思路。

     范恒山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深入分析了现如今区域发展存在的问题。

     第一、区域发展的实质性差距没有明显缩小。实质性的差距是什么呢?范恒山举例,2006年,我们国家最高收入地区的人均水平同最低收入地区的人均水平差2.3倍,现在则差4倍。

20181017103527.jpg

     第二、地区经济的分化越来越严重。我国按经济发展分为东、中、西、东北四大板块,从2013年起,东北的经济出现下滑,原来是西部增速一马当先,从去年起中部超过了西部。板块的内部也在发生分化,有一些地区开始变差,而有些地区又上去了。由于板块内部这种变化的发生,出现了一个特殊的现象,就是我们原来有东西差距,现在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南北差距,经济增长南高北低,经济总量南升北降。

20181017103534.jpg

     第三个,现在我国一个地区内部、一个省内部分化也很严重。广东是中国经济总量最大的省,广东的GDP总量要高出很多国家。不仅如此,广东佛山的顺德、南海这些区,所谓区就是一个县,一个县就超过好几个省的经济总量。但是广东经济发展这么好的一个地区,差距也非常大,它的粤东、粤西、粤北也是发展比较差的地区,地区之间发展潜能显示出明显差距。新经济、新动能、新模式层出不穷,如果能抓住这些机遇,就可能“鲤鱼跳龙门”。

     范恒山谈到,贵州原来是很穷的地方,但是这些年,他们发展互联网+的经济,发展大数据,发展其它的高新技术产业,现在经济走到了前面,今年上半年经济又增长10%,所以贵州现在这个发展势头很好,与原来跟它相同水平的地区拉开了距离。

     第四个,隐性的壁垒使一体化的发展面临不少的障碍。原来公开的地区封锁、市场分割被禁止了,但是隐形的东西开始形成了。范恒山举例,比如现在不再发文件不允许外地一些产品卖进来了,但是他会说,你不符合我的环保标准、技术标准,所以你不能进来。实际上这些标准设计是完全带有人为的地区色彩的,表面上看符合惯例,实际上它是一种隐性的壁垒。

20181017103540.jpg

     范恒山表示,如今区域经济之所以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这在于推进区域发展中间还有很多两难的问题。

     第一个“两难”,就是我们促进区域地区加快发展,特别是落后地区加快发展,要最大限度地利用自身拥有的资源,但是过度依赖又造成我们生态环境的破坏,给下一步的发展造成不可持续。

     第二个“两难”,简单地发挥地区比较优势,又可能在新旧动能转换面前带来产业低端化的问题。不是所有的比较优势都是超前优势,如果说简单固守传统比较优势,就可能错失新旧动能转换的机遇,使自己的比较优势变成落后的状态。

20181017103550.jpg


     第三个“两难”,以行政板块为主体的能动性的发挥,很有可能带来各自为战,导致无序开发和不正当的竞争。

     第四个“两难”,就是一方面为了支持一些地区的发展,国家必须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但是另一方面,国家的优惠政策又会导致一些地区形成攀比心理,出现“等靠要”的行为。

20181017103554.jpg

     第五个“两难”,现在地方行政“快速变频”导致了超规划运作的冲动也越来越严重。现在的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换得很快,容易搞短期行为、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这样就导致了很多规划制定以后,不能够一张蓝图绘到底,所以存在超规划、恶意运作的状况。